•  

    倒不如卑贱,也好过卑贱受尊重,

    当不想成为那样子的人受那样子的人指责,

    而正当的快乐失去,作如此想的,不是

    我们自己的感情,而是别人的看法。

    因为为什么别人虚假的通奸眼光

    竟要向我欢愉的血液敬礼?

    或为什么我的脆弱竟要被更脆弱者偷窥,

    他...
  • 日前看到如下文字,就像许多作家形容好文字时的感受:他说出了你想说却尚未说出的话。

    正是如此。

     

    今天是我女人的生日。在她身边,我感觉开心,自由,舒展,平静但不枯燥,信任但没有约束。我知道我也给她同样的感觉。偶然我们都会出现在别人的床上,因为...

  • Party小结

     

    在我之前的博文中曾说过,party是最浪费生命的几件事之一。我仍旧坚持自己的看法,昨日参加幼儿Party,中发现了除浪费生命之外的事,比如,宝贝的某些性格特征,特别是在日常生活中发现不了的。昨日带牛宝贝参加一个小朋友的周岁生日Party,其实...

  •  

    他趴在L型沙发上,正准备扑向两个显眼的目标,一个离他较近,一本以鲁迅头像为封面的杂志,一个离他较远,是印着普鲁斯特头像的《追忆似水年华》。他口中呼喊着“爸爸”,爬了过去,小拳头拽起鲁迅的一只耳朵,将杂志拎起来,凌空旋转,一边笑一边...

  •  

     

    她看惯了安静的风物,反过来喜好刺激。她爱海只爱海的惊涛骇浪,爱青草仅仅爱青草遍生于废墟之间。她必须从事物得到某种好处;凡不能直接有助于她的感情发泄的,她就看成无用之物,弃置不顾,——正因为天性多感,远在艺术爱好之上,她寻求的是情绪,并非风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  •  

    我为何为孩子写作呢,可以举出五百个理由。为了节省时间,在这里我只提其中十个。

    一,孩子读书,不读评论。他们根本不理睬评论家。

    二,孩子读书并非为了寻找自己。

    三,他们读书不是为了解除负罪感,压抑反叛的渴望或者摆脱精神迷惘。

    四,他们不懂心理学。

    五,他们讨厌社会学。

    六,他们才不想去弄明白卡夫卡或《芬尼根守...


  •  

    我顶着四十度的高温,在屋里改稿子,坚持着不开空凋,第四天,稿子删掉两万多字,空调被打开了。屋里一阵陌生的气味,我这才想起,我的空调至少两年没开过。

    不喜欢空调确实是个好习惯,但热得已经大脑缺氧,还是得用用它的。这几天改稿子,收益颇丰,知道哪些东西是冗余的,实属不易。怪不得改比写难。

    还得继续该下去,过些日子还得改前不久刚写好的。今年不打算再写东西了,好好酝酿酝酿,明年写。...
  •  

     

    我想谈谈新手机上的游戏。屏幕下方有一个盆,可左、右控制。从上方落下苹果、礼物、钱袋、电池等好东西,同时有炸弹、蜘蛛、陷阱等诸多坏东西。有时可以绝对躲开坏东西,有时绝对躲不开。躲不开时就只能在诸多坏东西里找一种损伤较小的,迎上去。有时比较幸运,一连串吃苹果之后,会降临一个张开翅膀的小天使,把它接到盆里,就会有几秒钟的幸福,礼物、钱袋从天而降,就算犯懒,呆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,也能吃个够。

    但我发现我...
  •  

    每一次读完卡尔维诺,都有点疯。今天也不例外,鉴于昨天发的一篇评论被拖至今天(恩,人们都很小心,网络系统更小心),昨晚试着在网上逛逛,google.fr也被和谐了!

    好吧,继续说卡尔维诺后遗症,之一是我严重懊悔多年前买的一套译林版卡尔维诺文集,价廉物美,却有几册不翼而飞,如今只剩下两册,我废了自己的心都有。

    卡老师的这套书被炒到天价,据说因市面上见不到,所以天价也有人买。我不买。我还是打算买市面上能买到的相同的...
  •  

     

    翻出以前,其实就是去年写的一部小说,结尾处的时间,和现在仅过去一年半。看着那些热情及因热情过火而显得仓促的文字,想笑,没笑出来,这一路走来的不易,和对脚下道路的惶恐,全在文字中。

     

    读了一篇采访草婴先生的文章,才惊觉我的粗心,在十几年前买的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是周扬版的。那么,我家书架上的托尔斯泰著作由三位翻译贡献。

    十...


  •  

    去看了歌剧《卡门》,最便宜的票,一百八十个元,比地铁票贵了整整九十倍。我们国家的文艺活动尚未做到普及,从票价就能看出来。

    在大剧院里,我们最便宜的票区,全坐满了,大家很安静的看戏,唯一令我干扰的是,幕间曲时,坐在后面和右侧的人们在肆无忌惮地聊天。不过,看完我还是挺高兴的,搭地铁回家的路上,找回十几年前去人艺小剧场看实验话剧的好心情。

     

    二...
  • 继续说舒尔茨,又看了几篇。我觉得,他的小说更适合写作陷入困境的作家读,看想象力可以走多远,已经走了多远。

    昨日带小外甥去公园,小东西似乎见着花花草草并不动容,只是见到与他年纪相仿的小朋友脸上才多了几分表情。本打算给他读一会儿《小王子》,谁知这家伙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以后出门还是不要带书了。

    打算去看《卡门》,算是送自己的生日礼物。

     

    作业遭到表扬,只有自己知道还有多么漫长的路要走。语言这...
  • 今早三点多才睡,终于,忙碌了将近十天,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。林小姐好不容易逮住两、三天和爱人团聚,还被我耽误了半天卿卿我我的时间。仁义的姑娘和gentil(说来也怪,我至今找不到中文合适的词和它匹配)的先生,祝你们好运!

    下午无精打采地读《鳄鱼街》,按习惯原本应该顺着读,可读着读着就开始走神,只好跳着读。舒尔茨的语言很棒,这一版的翻译也很好,只是,故事似乎不是很抓我。说来也是,再沉静的现代人也不见得能和一百多年前的作家个个对话,哪怕他们都很优秀,都很经典。
    ...

  •  

    给小说换了个名字,在修改作业第十遍的间隙中灵光一闪,感谢上帝,感谢自己,感谢爸妈对我吃喝的牵挂,你们快解脱了。

    因为作业的缘故,一口气读完了《恶童》系列的后两部,一个中午就读完了。小说的形式,是一个需要花时间去琢磨的问题。

    昨晚已经把作业的法文版发出去,今早一起来,又把结尾改了几句。也许与我那个奇怪的梦有关,又做着地铁去某地,在 Chatelet下车,一掏出中国移动的手机没信号,说需要换卡,三个月以前就通知了...
  • 早上出去买回这本无比大的字典,确实起了不少作用。作业终于完成得差不多,只剩一个小结尾,我还有没忘了写博客,就足以说明问题。

    最近读过的书,麦克尤恩的短篇集不错。

     

    过几日会把作业贴上来,一五一十那边好久没更新了……



  •  

    十年以来,我没打算过的事,基本没有实现,比如,结婚、生小孩;打算过的事,有的实现了。当然也有没打算就实现的事和打算了没实现的。有些打算,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渴望,也就算不上真正的打算了。由此可见,了解自己是多么无敌重要。有些事,和十年前相比,或者,和这十年间某些阶段相比,现在的我发现,根本没有我曾经说给别人听时那样渴望。

    有时在说给别人听之前,自己的耳朵听自己的话非常重要。比如说,针对我今年的一个计划,在想...
  •  

    如果做不到真正的了解和认同,任何关系终将结束。因为人是会变化的,而一时的需要或渴求都会随着欲望的变化而变化。所以,友情,爱情,都和认知能力有关,而不是别的。差距太远的两个人,就算曾经亲密过,也算不得什么。只有善良,而没有智力,那并不是真正的善良,充其量“傻好”而已,因为早晚会糊涂或者误判,世事纷扰,清者自清不是件容易做到的事。

     

    傻好的人,会作出以下令神智健全者不能忍受的事...
  •  

    我是一个重度写作强迫症患者,两个月没写一部可以称得上书的规模的东西,就抑郁的不行,好吧,允许自己一年郁两天。治疗抑郁的办法,乏味的我只有乏味的一种办法,就是看电影。新购了几部片,皆充斥着资产阶级情调,我拿自己的口味没办法。我后来才发现,这并不是口味问题,我喜欢看他们的电影,是因为它们逻辑清晰。我不喜欢逻辑混乱的对话及文艺作品,认为浪费时间,而浪费时间,其实就是在扼杀生命。

    看《灿烂人生》的时候,窗外阴沉得一塌糊涂。从弟弟一出场,我就知...
  •  

    塞林格离世,这怪人就是那么怪,可就是那么让人喜欢。说起人的魅力这回事,真是难讲,有人终其一生努力的学着拥有它,到死才发现有多么虚无。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学不来。

    候麦的魅力在于,他的善良,世事在他心中如此清明,表现出来却一点都不刻薄。我想,聪明又不刻薄的人走到哪里都受欢迎,这和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没关系。

    其实刻薄也没那么不受待见,只不过我们见多了乏智的刻薄,假如刻薄充满智慧,那将是一个勇敢的褒义词,将推动着...
  • 进入十二月以来,除去写了部糟糕的短篇小说外,就开始乱读书,同时想一些新故事。约翰·伯格的书买了一摞,一本本读下去,发现一个聪明人所拥有的知识永远不会令人失望(或者,令人失望的人太多了,他实属罕见)。还有李泽厚先生的大实话,看得我心里既惭愧又温暖,惭愧自己的不足,温暖还能读到这样的好书。

    我容易沾染上各种恶习,也容易改掉。所以,我这人通常没什么癖好的,同样,没什么软肋,没什么可被拿住的。有天我甚至问自己,假如有一天这世上不再有书,我的时间用来干嘛?我想,我会愈加...
  • 最近读了不少闲书,读塞林格的时候,忍不住哈哈笑。一个人蜷在沙发上,笑得开心极了。在我看来,想进大学或者什么文学院学习写作的人,真不如把《抬高房梁,木匠们》这部短篇小说抄一遍(如果有悟性的话),实在不行,抄两遍,大体应该知道一部有趣并且耐人寻味的小说是如何写成的。但这个办法不能保证你就写得一定和塞林格一样好,其实,小说写成什么样,基本上是和个人愿望相辅相成,打个比方,一个根本看不出福楼拜的好的人,你能指望他写出什么来?或者说,一个看不出别人穿得好看的人,你觉得她对自己的外表能付多少责任?
    ...
  •  

    住一楼的好处,最显著的就是天色再差心情再坏也不会纵身跳出去。

    跳出去不过是自家空调的外挂机……

  • 进入十月以来,不知道天上的星星怎么走路的,反正生活在地球上的我多少遇上一些奇怪的事。首先,二十年未联络的小学同学突然现身,被我们的爸妈带着一起吃了顿饭(俺算是大院子女,能在一起同学的,爸妈基本都认识),再怎么被爸妈忽悠我们小时候有多熟,我也没法装出一张熟脸来,不认识就是不认识,更谈不上是朋友,客气打个招呼罢了,我没必要告诉你我在干什么也没兴趣知道你在干什么,当着大人面装装也就行了,别自己搞不清楚状况。

    然后是在晚上十点接到十四年未讲过话的中学同学电话,补充一句,此人我十四年...
  •  

    我们国家真是个自由的地方,前天中午两点,路经连接三环和四环的某座桥,桥上明显堵车,位置在入口处。驶过这一段才发现,有几辆车在倒车,显然,有的是从入口进来,发现一百米外拥堵,于是倒出去。随之而来的是,很多本来在路上开得好好的车,都挤向入口处,准备倒着出去。我眼看着辅路被倒出去的车造成新的拥堵。

    此乃第一堵,完全是人为造成的。其实一百米外,刚发生一起车祸,三车追尾,大家要从四个车道暂时并成三个,所以开得慢一些,并不是堵得不可开交。我看着表...
  • 前几日莫名心烦,无意中看到张洁06年出版的一本随笔集,即买下。一个下午,安安静静地读完。心情大好。记得第一次自己买书,就是中学时买的《阑珊集》。读书趣味这个问题其实早就注定,无法分析,更经不起归纳概括。书名被我用于日志标题。

    昨日一口气读完张洁的新小说《灵魂是用来流浪的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