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

    倒不如卑贱,也好过卑贱受尊重,

    当不想成为那样子的人受那样子的人指责,

    而正当的快乐失去,作如此想的,不是

    我们自己的感情,而是别人的看法。

    因为为什么别人虚假的通奸眼光

    竟要向我欢愉的血液敬礼?

    或为什么我的脆弱竟要被更脆弱者偷窥,

    他...
  •  

     

    她看惯了安静的风物,反过来喜好刺激。她爱海只爱海的惊涛骇浪,爱青草仅仅爱青草遍生于废墟之间。她必须从事物得到某种好处;凡不能直接有助于她的感情发泄的,她就看成无用之物,弃置不顾,——正因为天性多感,远在艺术爱好之上,她寻求的是情绪,并非风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  •  

    我为何为孩子写作呢,可以举出五百个理由。为了节省时间,在这里我只提其中十个。

    一,孩子读书,不读评论。他们根本不理睬评论家。

    二,孩子读书并非为了寻找自己。

    三,他们读书不是为了解除负罪感,压抑反叛的渴望或者摆脱精神迷惘。

    四,他们不懂心理学。

    五,他们讨厌社会学。

    六,他们才不想去弄明白卡夫卡或《芬尼根守...
  •  

    每一次读完卡尔维诺,都有点疯。今天也不例外,鉴于昨天发的一篇评论被拖至今天(恩,人们都很小心,网络系统更小心),昨晚试着在网上逛逛,google.fr也被和谐了!

    好吧,继续说卡尔维诺后遗症,之一是我严重懊悔多年前买的一套译林版卡尔维诺文集,价廉物美,却有几册不翼而飞,如今只剩下两册,我废了自己的心都有。

    卡老师的这套书被炒到天价,据说因市面上见不到,所以天价也有人买。我不买。我还是打算买市面上能买到的相同的...
  •  

     

    翻出以前,其实就是去年写的一部小说,结尾处的时间,和现在仅过去一年半。看着那些热情及因热情过火而显得仓促的文字,想笑,没笑出来,这一路走来的不易,和对脚下道路的惶恐,全在文字中。

     

    读了一篇采访草婴先生的文章,才惊觉我的粗心,在十几年前买的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是周扬版的。那么,我家书架上的托尔斯泰著作由三位翻译贡献。

    十...
  • 最近读了不少闲书,读塞林格的时候,忍不住哈哈笑。一个人蜷在沙发上,笑得开心极了。在我看来,想进大学或者什么文学院学习写作的人,真不如把《抬高房梁,木匠们》这部短篇小说抄一遍(如果有悟性的话),实在不行,抄两遍,大体应该知道一部有趣并且耐人寻味的小说是如何写成的。但这个办法不能保证你就写得一定和塞林格一样好,其实,小说写成什么样,基本上是和个人愿望相辅相成,打个比方,一个根本看不出福楼拜的好的人,你能指望他写出什么来?或者说,一个看不出别人穿得好看的人,你觉得她对自己的外表能付多少责任?
  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