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一种方法 | 首 页 | blog能使了,那就说两句吧  >>
  • 两种恶习 - [闲话]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jouretnuit-logs/55270113.html

    进入十二月以来,除去写了部糟糕的短篇小说外,就开始乱读书,同时想一些新故事。约翰·伯格的书买了一摞,一本本读下去,发现一个聪明人所拥有的知识永远不会令人失望(或者,令人失望的人太多了,他实属罕见)。还有李泽厚先生的大实话,看得我心里既惭愧又温暖,惭愧自己的不足,温暖还能读到这样的好书。

    我容易沾染上各种恶习,也容易改掉。所以,我这人通常没什么癖好的,同样,没什么软肋,没什么可被拿住的。有天我甚至问自己,假如有一天这世上不再有书,我的时间用来干嘛?我想,我会愈加疯狂地写,然后大声念出来。这么久以来,阻碍我疯狂的唯一原因,就是我总觉得终我一生也写不出陀思妥耶夫斯基、卡夫卡、加缪笔下的故事。

    好吧,说到恶习,年终总结算是一种,上过班的人都知道,每到年底该干些什么混帐事。我还是总结一下吧,也许明年就改正了呢!

    09年我共写了三部长篇小说+一部短篇小说,重写了一部电影剧本(因此我理解了为什么人们对长子的要求总是格外严)。然后花了一点时间,写了两个好玩的故事,因为我不是个太好玩的人,所以对“好玩”情有独钟。

    香港人能把西方价值观和东方价值观统一在一部电影里,仅这一点就值得买票去电影院(虽然我国的电影票价还是太贵,虽然我买的是半价票)。

    还有一种恶习,一直在贻误大众,就是计划。我忍不住还得计划一下明年,明年把那两个好玩的故事延伸成两部电影,因为我很讨厌把电影生按着剧情拼成小说的事,所以喜欢读小说的人,失去了两本可爱的书。谁愿意把同一个孩子生两遍?若没有对未知的那点渴望,谁有耐心等待那么久?

     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