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两种恶习 | 首 页 | 灿烂人生  >>
  • blog能使了,那就说两句吧 - [闲话]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jouretnuit-logs/57624831.html

     

    塞林格离世,这怪人就是那么怪,可就是那么让人喜欢。说起人的魅力这回事,真是难讲,有人终其一生努力的学着拥有它,到死才发现有多么虚无。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学不来。

    候麦的魅力在于,他的善良,世事在他心中如此清明,表现出来却一点都不刻薄。我想,聪明又不刻薄的人走到哪里都受欢迎,这和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没关系。

    其实刻薄也没那么不受待见,只不过我们见多了乏智的刻薄,假如刻薄充满智慧,那将是一个勇敢的褒义词,将推动着人类智力的增长。

    埃柯算是刻薄+幽默+智慧,其中智慧占绝大多数。当然,幽默也是智慧产生的,智慧高居这条生产链的顶端。有智慧的人有可能不懂幽默,但没智慧的人更不可能跟幽默沾边。

    幽默绝不是搞笑,搞笑如果搞好了,其实也算对人类作贡献,怕就怕搞了半天,没让人笑出来,却恶心得半死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