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游戏心得 | 首 页 | 艾·辛格:我为何为孩子写作  >>
  • 三则 - [闲话]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jouretnuit-logs/68664892.html

     

    我顶着四十度的高温,在屋里改稿子,坚持着不开空凋,第四天,稿子删掉两万多字,空调被打开了。屋里一阵陌生的气味,我这才想起,我的空调至少两年没开过。

    不喜欢空调确实是个好习惯,但热得已经大脑缺氧,还是得用用它的。这几天改稿子,收益颇丰,知道哪些东西是冗余的,实属不易。怪不得改比写难。

    还得继续该下去,过些日子还得改前不久刚写好的。今年不打算再写东西了,好好酝酿酝酿,明年写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Flaubert 的未竟之作简直是在普及园艺知识,虽说我曾因开头的几句描写动心,也暗自得意自己能读出Flaubert的好,但读到后面,还是不打算在酷热之下选择坚持。还是读我一向比较感兴趣的八卦吧,这次是一个长得像男人的女出版人的自传,封面看上去,人挺丑的,眉宇间有一股劲,凌厉,坚定。

    人有时不得不降服于自己的趣味,这没什么丢人的。我喜欢上罗·巴乔的时候,正是他从世界杯谢幕之时,这两天刚刚迷上德国羊绒衫教练,他也黯然离去了。

    我从不掩饰对身材好的男人的好感,面孔对于我倒是次要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几乎忘记了长发度夏的滋味,北京四十度的高温,才令我惊觉头发已经过肩。热,说来就来,头发只好盘在头顶。脸经常油光锃亮的,经常。这才是夏天应该有的样子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